当前位置:  首页诗文元代详情

【商调】梧叶儿_赠歌妓红绡

元代 卢挚

赠歌妓

红绡皱,眉黛愁,明艳信清秋。文章守,令素侯,最风流,送花与疏斋病叟。

席间戏作四章

花间坐,竹外歌,颦翠黛转秋波。你自在空踌躇,我如何肯恁么,却又可信着他,没倒断痴心儿为我。

低声语,娇唱歌,韵远更情多。筵席上,疑怪他,怎生呵,眼挫里频频地觑我。

新来瘦,忒闷过,非酒病为诗魔。纤腰舞,皓齿歌,便俏些个,待有甚风流罪过。

全不见白髭鬓,才四十整,有家珍无半点儿心肠硬。醇一味,庞道儿,□锦片也似好前程,到健如青春后生。

邯郸道,不再游,豪气傲王侯。琴三弄,酒数瓯,醉时休,缄口抽头袖手。

平安过,无事居,金紫待何如?低檐屋,粗布裾,黎禾熟,是我平生愿足。

暂无译文及注释,小编会尽快处理 还可以点这里分享您对本诗的理解

卢挚(1242-1314),字处道,一字莘老;号疏斋,又号蒿翁。元代涿郡(今河北省涿县)人。至元5年(1268)进士,任过廉访使、翰林学士。诗文与刘因、姚燧齐名,世称“刘卢”、“姚卢”。与白朴、马致远、珠帘秀均有交往。散曲如今仅存小令。著有《疏斋集》(已佚)《文心选诀》《文章宗旨》,传世散曲一百二十首。有的写山林逸趣,有的写诗酒生活,而较多的是“怀古”,抒发对故国的怀念。今人有《卢疏斋集辑存》,《全元散曲》录存其小令。

相关诗文

  • 【正宫】黑漆弩_晚泊采石,

    元代 :卢挚

    晚泊采石,醉歌田不伐【黑漆弩】,因次其韵,寄蒋长卿佥司、刘芜湖巨川。

    湖南长忆嵩南住,只怕失约了巢父。舣归舟唤醒湖光,听我篷窗春雨。故人倾倒襟期,我亦载愁东去。记朝来黯别江滨,又弭棹蛾眉晚处。

  • 【正宫】醉太平 出浴图

    元代 :顾鉴中

    荡春心火烧,沐天露油浇。侍儿扶起一团娇,掩双酥凤绡。杏花浅露胭脂萼,

    鸡头新剥珍珠宝,海堂微隐祸根苗,则是马嵬尘未澡。

  • 【仙吕】翠裙腰缠令

    元代 :吕止庵

    【翠裙腰】老来多病逢秋验,便觉嫩凉添,懒摇纨扇闲纹簟。卷朱帘,晚妆楼外月纤纤。

    【金盏儿】更西风酽,微云敛。黄昏即渐,暑气消沛。阴晴乍闪,冰魂尚潜。指甲痕芽天生堑,双帘,又传宫样印眉尖。

    【元和令】素娥公案严,牛女分缘俭。苍虬钩玉控雕檐,翠屏人半掩。彩鸾收镜入妆奁,霓裳谁再拈?

    【赚尾】昂藏醉脸,桂香襟袖沾。花下心无慊,樽前兴未厌。钓银蟾,瑶台独占,立金梯长笑一掀髯。

  • 花朝 其一

    元代 :黎伯元

    今日是花朝,愁随春半销。山容留雨润,柳色借烟娇。

    世乱怀芝草,年丰验麦苗。海天光霁少,云密谷风飘。

  • 【南吕】一枝花_为玉叶儿作

    元代 :亢文苑

    为玉叶儿作

    名高唐国盘,色压陈亭榭。霞光侵赵璧,瑞霭赛隋珠。无半点儿尘俗,不比寻常物,世间总不如。莫夸谈天上飞琼,休卖弄人间美玉。

    【梁州】希罕似朱崖玛瑙,值钱如北海珊瑚。忒玲珑性格儿通今古。论清洁是有,瑕疵全无;温柔似粉,滑腻如酥。则要你汝阳斋韫匮藏诸,不管你丽春园待价沽诸。若做个玉盆儿必定团圆,做个玉箫管决知音律,做个玉镜台雅称妆梳。堪人,爱护。那些儿断尽人肠处,更那堪吴香馥。只恐旁人认做珷玞,索别辨个虚实。

    【尾】远藏昆顶千峰古,高出荆山万倍余。姓卞的先生识真玉,休道刖了他二足。一身儿与他做主,至死也怀中抱不足。

    春风眼底私,夜月心间事。玉箫鸾凤曲,金缕鹧鸪词。燕子莺儿,殢杀寻芳使,合欢连理枝。我为你盼望煞楚雨湘云,耽阁了朝经暮史。

    【梁州】你为我堆宝髻羞盘凤翅,淡朱唇懒注胭脂。东君有意偷窥视。翠鸾寻梦,彩扇题诗;花笺写恨,锦字传词。包藏着无限相思,思量煞可意人儿。儿时看靠纱窗偷转秋波,几时见整云髻轻舒玉指,几时看倚东风笑捻花枝。新婚,燕尔。到如今抛闪得人独自,你那点至诚心有谁似?休把那山海盟言不勾思,相会何时。

    【尾】断肠词写就龙蛇字,叠做个同心方胜儿。百拜娇姿谨传示:间别了许时,这关心话儿,尽在这殢雨尤云半张儿纸。

    琴声动鬼神,剑气冲牛斗。西风张翰志,落日仲宣楼。潘鬓成秋,渐觉休文瘦,卧元龙百尺楼。自扶囊拄杖挑包,醉濯足新丰换酒。

    【梁州】尽是些暄晓日茅檐燕雀,故意困盐车千里骅骝。英雄肯落儿曹彀?乾坤倦客,江海扁舟,床头金尽,壮志难酬。任飘零身寄南州,恨黄尘敝尽貂裘。看别人苫眼铺眉,笑自己缄舌闭口,但则索向寒窗袖手藏头。如今,更有,那屠龙计策干生受,慢劳攘慢奔走。顾我真成丧家狗,计拙如鸠。

    【尾】蛟龙须待春雷吼,雕鹗腾风万里游。大丈夫峥嵘恁时候,扶汤佐周,光前耀后,直教万古清名长不朽!

  • 【南吕】一枝花_叹秀英

    元代 :商衟

    叹秀英

    钗横金凤偏,鬓乱香云亸,早是身是名染沉疴。自想前缘,结下何因果?今生遭折磨,流落在娼门,一旦把躯点污。

    【梁州第七】生把俺殃及做顶老,为妓路刬地波波。忍耻包羞排场上坐。念诗执板,打和开呵。随高逐下,送故迎新。身心受尽摧挫,奈恶业姻缘好家风俏无些个。纣撅丁走踢飞拳,老妖精缚手缠脚,拣挣勤到下锹镬。甚娘,过活。每朝分外说不尽无廉耻,颠狂相爱左。应有的私房贴了汉子,姿意淫讹。

    【赚煞】禽唇撮口由闲可,殴面枭头甚罪过,圣长里厮搽抹。倒把人看舌头厮缴络,气杀人呵。唱道晓夜评薄,待嫁人时要财定囫囵课,惊心碎唬胆破。只为你没情肠五奴虔婆,毒害相扶持得残病了我。